长江经济带打造集成电路产业集群 区域集聚特征明显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 中国证券报记者近期调研采访发现,国内集成电路产业已形成产业集聚特征。长江经济带9个省(市)的集成电路产业规模占全国七成以上,并涌现出诸如华为海思、中芯国际、华虹半导体、长电科技、中微半导体等集成电路设计、制造、封测、设备等环节领军企业。业内人士指出,资金已经不是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最大痛点,谨遵市场规律、形成企业发展正循环将更为重要。

 

 

art.jpg

 

 

区域集聚特征明显

 

       业内资深人士韩晓敏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,2017年长江经济带9省(市)集成电路产业营收规模合计约3943.3亿元,约占当年全国集成电路产业营收规模5411.3亿元的72.87%。

 

       长三角地区(上海市、江苏省、浙江省、安徽省)集成电路产业最扎实、技术最先进,产业规模上占据全国半壁江山。

 

       江苏省的集成电路产业规模在整个长江经济带摘得头牌。2017年,江苏省集成电路产业实现营收1687.68亿元,同比增长17.82%。其中,芯片设计领域营收194.66亿元,同比增长21.96%;芯片制造领域营收245.91亿元,同比增长13.78%;封装测试领域营收878.16亿元,同比增长22.08%;设备材料领域营收368.95%,同比增长349.36%。

 

       除整体规模突出,江苏省的企业表现亮点频现。例如,长电科技通过内生外延发展,成为全球集成电路封装测试领域龙头。

 

       数据显示,上海市集成电路产业规模仅次于江苏省,但其在长三角集成电路产业集聚区占据核心地位。上海市集成电路行业协会秘书长蒋守雷介绍,上海在交通、人才、资本、产业环境等方面具有优势,集成电路产业发展上量早,技术先进。

 

       2017年,上海市集成电路产业实现营收1180亿元,同比增长超过12%;产业结构上更加优化,基本形成设计、制造、装备材料“三足鼎立”的态势。

 

       蒋守雷表示,芯片设计方面,上海有200多家芯片设计公司,2017年销售额达到437亿元。其中,华为海思的芯片设计销售位于国际市场前列,上海兆芯的国产CPU运行稳定反馈良好,展锐的5G芯片进展顺利,预计2019年实现5G芯片商用。芯片制造方面,上海的企业销售额达到280亿元,行业景气度颇高。近期华虹和中芯的产品均供不应求;中芯国际14nm先进工艺实现突破。材料方面,上海新昇半的大硅片(测试片)实现销售,初步打破进口依赖。设备方面,中微半导体的MOCVD设备进入规模产业化,并进入了台积电7nm工艺设备商采购名单。

 

 

芯片制造带动产业联动

 

       从最早的无锡华晶、绍兴华越以及后来的上海华虹,再到如今担任上海集成电路行业协会秘书长,蒋守雷一直没有离开集成电路领域,并见证了长三角地区集成电路产业数十年沉浮。

 

       蒋守雷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,长三角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基础,要从20年前上海华虹“909工程”说起。

 

       “909工程”是第九个五年计划国家发展微电子产业的重点工程,包括建设一条8英寸、0.5微米技术起步、月加工2万片的超大规模集成电路生产线。上海华虹集团承接了这一项目。

 

       “当时政策层认识到国内集成电路产业上的差距,明确了发展集成电路产业的重要性。当时高层的批示是,‘就算砸锅卖铁,也要把半导体产业搞上去’。”蒋守雷称,“‘909工程’项目特事特办,专门拨款。‘909’单一项目的投入,超过建国以来国家所有微电子项目投资总和。”

 

       投入量巨大且刻不容缓,项目选在了财政基础和产业基础较好的上海浦东。承载“909工程”的上海华虹集团从1996年筹备、1999年投产,到2000年实现盈利,成效巨大。

 

       蒋守雷指出,华虹8英寸晶圆项目取得成功,带来了产业集聚效应。2000年,张汝京来到上海成立中芯国际,2003年宏力半导体成立(2011年与华虹完成合并)等。这些制造企业先后落地,为上海吸引来数百家芯片设计公司。随后,这些制造企业的产线和设计公司开始向临近区域分散,逐渐形成了长三角集成电路产业格局。

 

       紫光集团联席总裁刁石京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,集成电路产业链长且非常复杂。从产业联动方面看,“制造”是整个产业链的发展中枢。“对上服务生产设计企业,对下带动原材料和设备企业。这也是国家大基金投向最关注的环节。”

 

       上海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沈伟国此前表示,长三角区域的产业链联动逐步形成。比如,中芯国际参股长电科技,加深了晶圆制造和封测的业务合作;华虹集团和无锡地方政府合作,共同投资100亿美元建设数条12英寸生产线,将成为华虹集团继金桥、张江、康桥以外的第四个制造基地;中芯国际和浙江宁波、绍兴合作建设8英寸特色工艺晶圆厂;华大半导体参股上海先进半导体,从设计延伸到制造,目标打造面向工控和汽车电子市场的模拟和功率器件IDM企业;海康威视投资富瀚微是终端和芯片在垂直领域的合作,富瀚微则有机会依托海康的大平台迎来业务发展。

 

       产业链的纵向合作和横向整合,都是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内在规律和发展趋势。刁石京表示,集成电路产业讲求规模效益,集中有助于分摊研发费用、人才的集聚,实现规模成本效益。

 

 

产业发展要遵循规律

 

       华虹8英寸晶圆项目取得成功后未能乘胜追击,这让蒋守雷唏嘘不已,“如果2005年12英寸产线没有流产,中国集成电路制造产业就不是现在的水平。当时可谓万事俱备,就差资金这一环。”

 

       如今“资金”已不再是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最大的痛点。国家大基金一期规模超过1300亿元,二期资金募集已基本完成,规模在1500亿元-2000亿元左右。此外,多地成立了基金支持集成电路产业发展。例如,上海成立了总计500亿元规模的设计并购、装备材料和制造领域基金。南京市近日出台《关于打造集成电路产业地标的实施方案》,设立总规模200亿美元的南京市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以及配套政策。杭州则发布了《进一步鼓励集成电路产业加快发展的专项政策》。

 

       对于各地发展集成电路的热情,有业内人士担心产业走向产能过剩和恶性竞争。“有的地方相互挖人,使得人才成本甚至比境外还高。有的企业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人才队伍,被这么一挖付诸东流。”刁石京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说。

 

       韩晓敏则表示,产能过剩,自然会在市场竞争中淘汰。集成电路产业前期投入高,可能造成很大的资源浪费。

 

       刁石京认为,产业发展应该遵循市场规律和产业规律。“很多人心态不太冷静,不管条件如何都觉得自己能做。因此,政策方面需要一定程度的引导和把控。”

 

       从企业发展角度看,上述受访人士均表示,解决“资金”痛点以后,要遵循市场规律,依靠自身的技术积累,形成自身循环造血的能力才是长远发展之道。

 

       在长江经济带的中游节点湖北武汉,紫光集团的存储器基地长江存储一号新厂正在火热建设。厂房已于去年9月封顶,光刻设备也已进驻调试。完全建成后将拥有全球单体面积最大的芯片生产车间,相当于10个标准足球场面积。

 

       长江存储总投资金额达240亿美元。按照规划,长江存储年内将实现32层3D NAND产品量产;2019年实现64层产品量产。这将实现3D NAND存储器产品的国产零突破。

 

       刁石京表示,未来紫光集团将在长江经济带的成都、南京各复刻一家长江存储规模的存储器工厂。长江存储成立之初,就考虑了如何加强自我发展能力。“大基金是长江存储的股东,但大基金有退出要求,我们对大基金有业绩承诺。”

 

       长江存储执行董事长高启全对记者表示,长江存储去年就拿出了32层3D NAND产品样品,也具备规模量产能力。不过,“32层已经不是当前市场主流,我们要的不是月产多少万片这个数字,而是希望企业能在市场竞争中站稳脚。”

 

       目前仍处在研发阶段的64层3D NAND产品对长江存储的发展最具关键意义。据高启全介绍,长江存储在64层产品方面具备足够的专利积累,技术进展顺利。“希望长江存储能在2023年达到全球市场20%份额。以后我们每年要有10亿美元的研发费用。这意味着100亿美元的收入才足以支撑三千多研发人员开展工作,实现技术升级提高毛利率,形成正循环。”